在线QQ 在线咨询
365足彩外围网站app
咨询方式consulting way

0371-86090693

0371-86090693

0371-86090693

两只狗的生活意见

时间:2018/4/20 10:59:45信息来源: 点击: 【字体:


第一场 
来福:亲爱的观众朋友们,首先感谢您亲自来到剧场观看我们的演出。晚上好!今天的观众很热情,要保持这种热情,不要着急,我看好像还有空座位。 
旺财:有几个。 
来福:还有观众没有到,我们不要着急。 
旺财:别着急。 
来福:慢慢来,我们先说说这个戏。这个戏很有意思,叫“两只狗的生活意见”。两只狗,哎,两位演员。 
旺财:等等,两位,两位?比喻咱们俩得整好词儿。 
来福:两条演员?两片?两缕?两尊?两坨?两颗。 
旺财:两颗? 
(齐声):两颗冉冉升起的新星。 
旺财:下面可以拍照。 
来福:啊,给足时间啊。一会儿就没有时间了,手机也可以嘛,对不对,像素都挺高的呢!来,行,行。 
旺财:哎,还真有人拍,“茄子”。好!时间到。 
来福:一会儿就不要拍照了,我们的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。 
旺财:马上就开始。 
来福:观众不明白我的意思。 
旺财:对,没看明白。 
来福:我们演出从来不要掌声。 
旺财:哎,不要。要掌声是很不道德的。 
来福:对 
旺财:我有一个朋友叫做洛桑。 
来福:很早以前的一个朋友。 
旺财:昨天晚上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问我们俩:“你们俩忙什么呢,最近?”我说我们俩在剧场演出《两只狗的生活意见》。那位洛桑大哥就问:“观众怎么样了?鼓掌没鼓掌啊?” 
来福:你看,有的鼓了,有的没鼓。 
旺财:我洛桑大哥说了:“不要紧,鼓掌的你记下来,谢谢人家!不鼓掌的今天晚上我上他家找个门儿。” 
来福:噢,有这么回事儿。开玩笑。 
旺财:开玩笑。 
来福:言归正传,我们的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。不要着急,演出之前我又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说。我认为演员和观众的关系是一个游戏的关系。说到游戏呢,它就有游戏的规则,你来说说这个游戏的规则。 
旺财:规则很简单,当我说到“啊”的时候,希望大家把两只手放到一块儿连续拍几下。我试一试“啊”,谢谢!绝不让大家白鼓掌,在这儿我有一首莱蒙托夫的小诗,叫做《帆》,献给在座的朋友们。下面我进入情绪朗诵这首诗:“‘啊’!在大海深蓝色的迷雾里,一只孤独的帆儿闪着白光,它在寻求什么,在那遥远的彼岸,它抛下了什么,在自己的家乡。海风呼啸着,桅杆弓起了腰,发出‘啊’、‘啊’的声音!它不是在寻求幸福,也不是在躲避幸福,在它的下面是澄清的碧色的水流,在它的上面是金黄色的太阳——” 
来福:“啊”!【摔倒了】有点儿激动! 
旺财:不要激动 
来福:我刚才也不是成心抢你的戏。我就是想明白了一个问题,我也需要观众支持。你们说是不是“啊”?谢谢“啊”! 
旺财:哎,咱们说开始就开始。 
来福:你有点儿兴奋“啊”! 
旺财:有点儿兴奋。 
来福:我单独给你点儿时间吧,你先热热场子。 
旺财:那你准备准备。 
来福:我准备准备。 
旺财:好,我就喜欢一个人跟观众们聊聊。聊聊什么呢?聊聊我的人生感受,最近感受到人生过得太快!尤其是一闭上眼睛一睁开,一天就过去了。我常常想,我一闭上眼睛要是不睁开,这辈子就算过去了。所以说不耽误大家,来一首“定场诗”,说完之后马上就开始。说“守法的朝朝忧闷,强梁夜夜欢歌,损人利己骑马骡,正直公平挨饿,修桥补路的瞎眼,杀人放火的儿多,我到西天问我佛,佛说,我他娘的也没辙!”哎,说开始咱就开始,但是我的搭档没来,怎么办呢?抽根烟等一等他。抽烟我没火儿,我得跟人借火儿,我跟谁借呢?哎,这个“谁”他就来了。 
【旺财走上前向来福借火儿 
旺财:先生你好,麻烦你件事儿,我想跟你借个火儿。 
来福:啊,我猜到了,你是想抽一根烟,但是你没有火儿对不对? 
旺财:对。 
来福:你说火机呀还是要火柴? 
旺财:火柴就行。 
来福:是一盒火柴还是一根火柴? 
旺财:一根就够。 
来福:你真是找对人了,你看啊,在我的衣服上有四个兜,其中的一个兜里就藏着这么一根火柴,你猜它在哪个兜里? 
旺财:对不起!先生,我没有时间猜,再见! 
来福:出于对你智商的考虑,我们可以缩小一下范围,它就在下面的两个兜里,你猜它在哪个兜里? 
旺财:再见,先生! 
来福:它就在左边的这个兜里,你猜它在哪个兜里? 
旺财:左边那儿兜里。 
来福:你猜对啦! 
旺财:没有就算了,再见,先生! 
来福:站住,干什么去呀,你是不是要抽根烟呀?你是不是要跟我借一根火柴呀?我是不是在帮你找火柴呀?我都没有着急,你为什么要着急呀?你!也许在我屁兜里就有这么一根火柴呀,你帮我撩一下我的外衣。 
旺财:好的。 
来福:【放了一个屁】“噗”! 
旺财:哎呀,先生!你熏着我了,现在我很生气,你知道吗? 
来福:我不是有意的,我是帮你找火柴嘛。 
旺财:我非常气愤! 
来福:看出来了,你内心非常的不平衡。 
旺财:对,我很不平衡。 
来福:你也熏我一下。 
旺财:哎,不。 
来福:我是在帮你找火柴,你不要着急好不好?你有妻子吗? 
旺财:我没有。 
来福:你又孩子吗? 
旺财:没有没有,我没有妻子、没有孩子、没有亲戚、没有朋友,我是一个试管婴儿。 
来福:你是试管婴儿啊!我也是试管婴儿啊!我可以非常肯定地告诉你,作为一名试管婴儿是可以娶一房妻子的,也可以认领一个孩子。但是麻烦也随之而来了,你的妻子老以为别人给你写情书啊,她就老掏你的兜啊;你的孩子也会掏你的兜,拿零钱去买糖果啊。 
旺财:哎,先生。 
来福:掏兜的那一刹那,也许这根火柴就“啪噔”,就“嘟”地滚到了一边。在我的身上应该是有这根火柴的。可是我……嘘,就算是……我已经发誓,在我身上还是应该有这么一根火柴的,别着急啊。 
旺财:我可以跟别人借去。 
来福:别着急,哎,你看,这是什么? 
旺财:牙签。 
来福:翻过来呢? 
旺财:还是牙签。 
来福:张嘴“啊”。 
旺财:“啊”!先生!我很生气,我认为你在取笑我,一开始你就拿屁熏我,还问我有妻子有孩子吗,这有什么关系?我只不过是一个想抽烟的试管婴儿,所以我要扎死你。【旺财用牙签猛扎来福的肚子】 
来福:啊!啊!啊!啊!啊! 
【观众鼓掌 
旺财:哈哈!千万不要相信这个,我是一个好脾气的试管婴儿,就算他给我一根牙签,我也会谢谢他。谢谢你先生! 
来福:嗨!我猜到你是试管婴儿了,但是我没有猜到你是个好脾气的试管婴儿!所以我要送给你四个故事,第一个故事就是“大象的故事”,再有一个就是“毒蛇的故事”,还有一个就是“小蚂蚁的故事”,还有一个就是“两只狗的故事”。哎,这两只狗吧,一个…… 
旺财:这……这……我听“大象的故事”。 
来福:大象,它做了一个梦,梦见了两只狗啊,哎,这两只…… 
旺财:停,停,我听“毒蛇的故事”。 
来福:毒蛇,嗖,就钻洞里去了,有四只眼睛在盯着它看呀,这四只眼睛就是那两只狗啊。 
旺财:行,行,我听“小蚂蚁的故事”。 
来福:小蚂蚁一出门,叫两只狗给踩死了。哎呀,这两只狗啊—— 
旺财:先生,我听“两只狗的故事”。 
来福:我一猜你就想听两只狗的故事。这两只狗踩死了蚂蚁,吓走了毒蛇,钻进了大象的梦里。于是有了【齐声】两只狗的生活意见,收光! 
【收光。音乐起。 

第二场 
来福:高山下,小溪旁,有只大狗它走的忙,你要问我去哪里,我到城里去逛一逛。 
旺财:高山下,小溪旁,有只小狗饿得慌,你要问我干什么,我……我还是饿得慌。 
来福:我看看这边没有骨头,我再看看这边也没有敌人,继续赶路。我翻个跟头,嗖嗖嗖,哎哟,哎哟,走累了,就坐在一块“怪石”上歇歇脚儿。【坐在旺财身上】哎哟,哎哟,这块“怪石”还挺舒服的。哎呀,景色优美呀,我要作诗了我,“远看群山好像锯锯齿儿,近看群山好像齿齿儿锯”,有才华,奖励自己一个鸡蛋。 
旺财:呔! 
来福:什么声音啊?回声。 
旺财:呔,呔! 
来福:这个分明是怀表啊,这个……哎,鸡蛋。 
旺财:呔!哎呀,有营养,继续赶路。 
【音乐起。二狗相遇。 
来福:什么东西啊? 
旺财:不是东西。 
来福:那一定是人了? 
旺财:我是一只狗。 
来福:好狗不挡路。 
旺财:我是癞狗。 
来福:我打你个癞狗,哈,呀!哎呀,我的发型啊。装死呢。等我慢慢地走过它的身旁,它就会用它的手抓住我的脚,哎哟,放开,放开……真死了? 
旺财:哎哟!逗你玩儿哪。哎,哎呀! 
来福:这个时候是我的内心独白:“我是一只有理想、有抱负的狗,我要到城里去实现我的理想。”一只癞狗挡住了去路怎么办呢?壮起狗胆,把癞狗打翻。 
旺财:我的内心独白是这样的:“我的妈妈让我在这儿等我的哥哥,我觉得这只狗长得就像我的哥哥,所以我要跟他进城去。” 
来福:唰!咿,站好,站好,我一眼就看出你来了,还装装装,你是要跟我进城去对不对? 
旺财:对 
来福:你要跟我混对不对? 
旺财:对 
来福:那你得听我的话呀。 
旺财:听 
来福:抬起这条腿,抬起这条腿。滚蛋! 
旺财:哎! 
【旺财果然一路小跑滚蛋。 
来福:傻狗!这么傻的狗怎能带在身边呢,对不对?日后肯定是累赘。哎呀,心情不错,我要作诗了我:“蓝天、大地、白云、小草……”有才华!我继续赶路。 
【音乐起,旺财跟着来福进了观众席。 
来福:好高的一座山啊,翻过这座山,走过这座河堤。【躺在观众身上】哎呀,我摔倒了!哎哟,我看看走过的路,我有些伤感。【回舞台】一条大河拦住了去路,还好又做独木桥,我还转了一圈儿呢! 
旺财:吁。 
来福:最近看来是累坏了,老出现幻觉,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那只小狗也挺可怜的,他要是再求求我,也许我就带上他了。呸!我的理想是多么的崇高,我怎能软弱下来我的心灵,过河拆桥。心情不错呀!我又要作诗了:“我,蓝天……” 
旺财:蓝天! 
来福:什么声音? 
旺财:回声 
来福:回声?大地 
旺财:大地 
来福:白云 
旺财:白云 
来福:小草 
旺财:小—— 
【恍惚中好像发现了旺财。 
来福:哎哟,哎哎哎,此地不宜久留,继续赶路。【旺财跟着来福跑】觉得不对劲,觉得不对劲,得加快脚步。 
旺财:【被发现,摔倒】哎呀,啊! 
来福:起来! 
旺财:哎呀。 
来福:滚蛋,滚! 
旺财:有骨头! 
来福:滚,滚。【吃骨头】叫什么名字? 
旺财:旺财 
来福: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? 
旺财:不知道 
来福:说出来吓你一大跳,你给我听好了,我叫莱德里可?库德里希?阿里克谢?马克西莫维奇?比什科夫?唐?美福。 
旺财:啊,你叫唐美福。 
来福:听好了,我叫莱德里可?库德里希?阿里克谢?马克西莫维奇?比什科夫?唐?美福,简称“来福”!! 
旺财:你叫来福呀! 
来福:费劲啊。你还有别的吗? 
旺财:有一封妈妈给我的信。 
来福:没别的了
旺财:没有了。 
来福:一个字儿没有,一张白纸。 
旺财:不可能啊,我妈妈说给我写了一封很长很长的信。 
来福:你不识字啊你? 
旺财:我不识字。 
来福:那我念什么你听什么是吧? 
旺财:对呀。 
来福:有很多字呀,上面密密麻麻的,比你想象的还要长的一封信。【念信】“亲爱的旺财宝宝!” 
旺财:【跪下】妈妈! 
来福:“妈妈让你在路边等的那只狗,一定是英俊潇洒、玉树临风、才貌双全的纯种名狗。” 
旺财:啊? 
来福:傻狗!“它的名字很长很长啊。简称就叫来福。” 
旺财:就是你,就是你,是你! 
来福:三姨!三姨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照顾好旺财的!后面是写给你的:“在今后的日子里,你要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,有刀挡刀,有枪挡枪,手榴弹扔过来,背起你哥哥马上就得跑啊!” 
旺财:明白!嘻嘻嘻嘻,嘿嘿嘿! 
来福:蓝天 
旺财:蓝天 
来福:大地 
旺财:大地 
来福:白云 
旺财:白云 
来福:小草 
旺财:小草 
来福:弟弟 
旺财:弟弟 
【来福一巴掌打过去,旺财改口】 
旺财:哎呀,哥哥。 
来福:弟弟 
旺财:哥哥 
【音乐起 
来福:啊!再见了,再见了我的家乡,我的家乡在东北的松花蛋……松花江上。 
旺财:我的家乡在东北的松花江上。 
来福:再见,我童年的玩伴,下鸭子! 
齐声唱:“生产队里养了一群小鸭子,每天早上带着它们到池塘去,小鸭子见了我嘎嘎嘎地叫,再见吧,小鸭子我要进城了。” 
来福:再见!女拖拉机手。再见!放羊的小屁孩儿。再见!六级木匠。 
齐声唱:“再见吧,小鸭子我要进城了,再见!” 
第三场 
【布景换,二人站于舞台两侧麦克风前。 
来福:城市是很大的,古都是文化的,天安是门楼的。 
旺财:长安是大街的; 
来福:鸟巢是奥运的,剧院是蛋壳的,火车是提速的, 
旺财:飞机是晚点的; 
来福:秀水是丝绸的,老外是爱去的,名牌是便宜的, 
旺财:制造是china的; 
来福:东交是民巷的,使馆是国外的,排队是很长的, 
旺财:拒签史经常的; 
来福:网络是宽带的,股票是涨停的,基金是风险的, 
旺财:最近是赚钱的; 
来福:烤鸭是挂炉的,小吃是宫廷的,葫芦是冰糖的, 
旺财:面条是炸酱的; 
来福:豪宅是高级的,别墅是花园的,装修是奢侈的, 
旺财:平民是无缘的; 
来福:民工是外地的,保姆是农村的,痞子是侃山的, 
旺财:白领是合资的; 
来福:城市是很大的,古都是文化的,大片是进口的, 
旺财:戏剧是先锋的! 
来福:萝卜是进口的。 
旺财:萝卜? 
来福:土豆是进口的。 
旺财:土豆? 
来福:白菜是进口的。 
旺财:白菜? 
来福:假牙是进口的 
旺财:啊? 
来福:假发是进口的,乳罩是进口的,狗粮是进口的…… 
旺财:狗粮?哥哥,我饿了! 
来福:弟弟。 
旺财:哥哥,哥哥我饿了。 
来福:吃饭哪! 
旺财:上哪儿吃饭去?唉。 
来福:我早跟你说了,到城里,就不愁吃不愁穿,你看!【指观众】那不全是人嘛。 
旺财:【装乞丐】我明白了,求求你们给点儿吃的吧! 
来福:干什么呢?干什么呢?干什么呢?丢不起那“狗”啊!弟弟,【下台向观众要吃的啊】要啊,有吃的吗?给点儿钱也行,来,来,实在! 
旺财:他给十块。 
来福:弟弟,看看这张是不是假的。 
旺财:哎!你帮我收着吧,哥哥。 
来福:真懂事。 
旺财:嘿嘿。 
来福:别笑,别笑。 
旺财:别笑。 
来福:绝不白拿你的。 
旺财:绝不白拿你的。 
来福:我告诉你们,我们出来混是靠我们自己的双手养活我们自己。 
旺财:没错! 
来福:不白吃白喝。 
旺财:对! 
来福:绝不在“哺乳界”丢脸。我告诉你,弟弟!有什么绝活儿没有? 
旺财:一点儿绝活儿都没有!哎,哥哥,你怎么了哥哥? 
来福:妈妈的信。 
旺财:妈妈的信。 
来福:【念信】“亲爱的旺财宝宝。” 
旺财:【跪下】妈妈! 
来福:“妈妈不在你身边的时候,饥饿会随时降临到你的头上,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忘记我们的祖传绝技——胸口碎大石!!” 
旺财:哥哥! 
来福:你也太谦虚了吧,你。 
旺财:别闹啊,哥哥。 
来福:哎,这儿正好有块大石,来,帮着搬一下,好,走走走。 
旺财:哎呀,哥哥,这儿。 
来福:弟弟 
旺财:哥哥 
来福:你没事儿吧? 
旺财:没事儿。 
来福:嗙嗙!“头顶开砖“怎么样? 
旺财:哎,头顶开砖!【吆喝】瞧一瞧,看一看,不是一天两天能练成的功夫啊!哎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!瞧一瞧,看一看,有钱没钱的—— 
来福:弟弟,走! 
【来福把砖拍到旺财头上。 
来福:再来一块!我看看,弟弟,流血了!拿这个上观众那儿粘钱去! 
【旺财下台向观众要钱。 
来福:累不累啊? 
旺财:不累。 
来福:没镇住。 
旺财:没镇住。 
来福:没卖力气吧? 
旺财:再卖点儿力气! 
来福:再来点儿绝的,“金枪刺喉“!走! 
旺财:金枪刺喉! 
来福:走【二人假装耍枪】弟弟,高了,高了。 
旺财:噢。 
来福:金枪,弟弟,走! 
旺财:折成了无数节,哥哥,你还有这绝活儿呢?来喽!四节!五节! 
来福:别扔了,一百多节了。 
旺财:一百多节了。 
来福:走,啪啦啪啦。 
旺财:哎呀,哥哥,这全是一条直线了。哎,怎么回事? 
【二人被抓起来,关在笼子里。 
来福:我得装死。 
旺财:【大叫】我哥哥装死!不是,我哥哥死了,救命!哎哎,你们拉我去哪儿?不是,不是,我不去,我不去。哥哥,有人……有人抓我走! 
来福:弟弟! 
旺财:哎呀,哥哥!哥哥!你们拉我去哪里啊?哥哥! 
来福:“狗富贵,勿相忘“啊! 
旺财:我记住啦! 
【旺财下场。 
来福:我不想征服所有的骨头,我也不想占有所有的骨头,我愿意帮助所有的骨头。土地是肥沃的,可以养活所有的骨头。来吧,让我们肩并肩,手挽手,解放这个世界吧!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,为“狗”爬出的洞也锁着!一个声音高叫着:“怎么他妈的都锁着!“【从后拿椅子】不错,感觉不错。我是一名孤儿,很小的时候我就比较早熟,我喜欢小鸭子。【自己笑】看来笑的朋友跟我有一样的人生经历。我的爸爸每天都把我关在家里啊,他不让我出去找小鸭子玩啊,就像现在这样,我说:“爸爸,爸爸,你不能老这样关我的,你会把我关出毛病来的,你知不知道?你让我出去玩一会儿吧!” 
来福拌爸爸:“你干什么去呀?我问你,你干什么去啊!” 
来福:“我去找小……小白兔啊!” 
来福拌爸爸:“小白兔?你是去找小鸭子吧!你好好在家给我学习好不好啊!不要每次你们班一考试,我只要一看到你的排名,你知道你们班一共有多少人行不行啊!” 
来福:“爸爸你说的什么话啊,我有我的道理啊。我学的越多,我知道的就越多,我知道的越多,我忘得就越多,我忘得越多,我学的就越少啊,我学这还有什么用啊我!爸爸爸爸,爸爸你不要着急啊,我不去找小鸭子玩了还不行嘛,我发誓:如果我去找小鸭子就让天上的雷劈了我我吧……”一个雷就劈死了我的爸爸。【惊呆了】“老天爷我说的不是让天上的雷劈了我吗?”这个雷又劈死了我的妈妈……于是我就成为了一名孤儿!不说了,每当说到这样的事情我都有些伤感,一伤感就有点儿饿,怎么办呢?吃顿饭啊!做饭,拿过一个锅……【用锅底照镜子】呀!材质不错啊!我先梳梳头,坐上锅,点上火,到点儿油,不要浪费啊。吃点儿什么呀?吃牛排,对,就吃牛排。牛排美味啊,大家都吃过。其实牛排的故事也很多:“有一个五成熟的牛排,碰到一个七成熟的牛排,它们见面以后呢一句话都没有说。”为什么呀?因为它们不熟嘛。加个鸡蛋吧,哎呀,它一点儿都不孤独,还是双黄儿的,哎呀,等它熟了…… 
【旺财偷偷来到监狱。 
旺财:整鸡,肘子,香肠。 
来福:整鸡,肘子。呸,谁呀? 
旺财:旺财啊! 
来福:有钱了? 
旺财:有钱了。 
来福:发达了? 
旺财:发达了。 
来福:找我来干什么呀? 
旺财:哥哥!“狗富贵 ,勿相忘。”我接你回去跟我一块儿住啊。 
来福:开什么玩笑啊你,你接我回去啊。你看不出来吗,我现在过得挺好的呀。 
旺财:真好吗? 
来福:不送! 
旺财:再见! 
【旺财转身欲走。 
来福:站住!我发现你真是缺心眼儿啊!你走了我在这儿,谁给你念妈妈的信啊? 
旺财:对,妈妈的信。 
来福:【念信】“亲爱的旺财宝宝。“ 
旺财:【跪下】妈妈。 
来福:“‘狗富贵,勿相忘‘是我们家庭的传统美德。你没有忘记,妈妈很欣慰。你的哥哥不让你走也是有原因的,它怕牵累你,对不对?快过来舔你哥哥的脚,让它感觉到你的温暖和你的真诚啊,感觉到你在求它……”你干嘛呢? 
旺财:我求你呢。 
来福:你早干什么去了?蓝天。 
旺财:蓝天。 
来福:大地。 
旺财:大地。 
来福:白云。 
旺财:白云。 
来福:小草。 
旺财:小草。 
来福:弟弟 
旺财:弟弟。【马上改口】哥哥。 
来福:弟弟。 
【齐声】:就让我们去过幸福的生活吧! 
【音乐起。 
第四场 
旺财:哥哥,那边是咱们家。哎,哥哥,走这边。 
来福:马上。 
旺财:转过去就是咱们家了,哥哥,咱们家的门是有密码的,我给你开门。哥哥,快闭眼。 
来福:闭眼。 
旺财: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巨大的惊喜。 
来福:哟,好长的桌子啊。 
旺财:睁眼吧,哥哥。 
来福:好多吃的呀! 
旺财:好多吃的。 
来福:我要开始吃了! 
旺财:吃吧,哥哥。我哥哥吃的是:“蒸羊羔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、炉猪、炉鸭、酱鸡、腊肉、松花小肚儿、晾肉、香肠儿、什锦苏盘儿、熏鸡白肚儿、清蒸八宝猪。江米酿鸭子、罐儿野鸡、罐儿鹌鹑、卤什锦、卤子鹅、山鸡、兔脯、菜蟒、银鱼、清蒸哈什蚂、烩鸭腰儿、烩鸭条儿、清拌鸭丝儿、黄心管儿、焖白鳝、焖黄鳝、豆豉鲇鱼、锅烧鲇鱼、锅烧鲤鱼、抓炒鲤鱼、软炸里脊、软炸鸡、什锦套肠、麻酥油卷儿、炉猪寒鸦儿、熘鲜蘑、熘鱼脯、熘鱼肚、熘鱼片儿、醋溜肉片儿、烩三鲜、烩白蘑、烩全丁、烩鸽子蛋、炒虾仁儿、烩腰花儿、烩海参、炒蹄筋儿、锅烧海参、锅烧白菜、炒木耳、炒田鸡、桂花翅子、清蒸翅子、炒飞禽、炒什件儿、清蒸姜瑶柱、糖熘芡实米、拌鸡丝儿、拌肚丝儿、什锦豆腐、什锦丁儿、糟鸭、糟蟹、糟鱼、糟溜鱼片儿、熘蟹肉、炒蟹肉、清拌蟹肉、蒸南瓜、酿倭瓜、炒丝瓜、酿冬瓜、焖鸡掌儿、焖鸭掌儿、焖笋、炝茭白、茄干儿、晒卤肉、鸭羹、蟹肉羹、三鲜木樨汤……“哥哥,哥哥,还吃吗? 
来福:嗯。 
旺财:好吃吗?接着吃:“红丸子、白丸子、溜丸子、炸丸子、南煎丸子、木须丸子、三鲜丸子、四喜丸子、鲜虾丸子、鱼脯丸子、豆腐丸子、汆丸子、一品肉、马牙肉、红焖肉、黄焖肉、坛子肉、烀肉、扣肉、松肉、罐儿肉、烧肉、烤肉、大肉、白肉、酱豆腐肉、红肘子、白肘子、水晶肘子、蜜蜡肘子、酱豆腐肘子、扒肘子、炖羊肉、烧羊肉、烤羊肉、涮羊肉、五香羊肉、爆羊肉、汆三样儿、爆三样儿、烩银丝、烩散蛋、溜白杂碎、三鲜鱼翅、栗子鸡、尖汆活鲤鱼、板鸭、筒子鸡、烩脐肚、烩南齐、爆肚仁儿、盐水肘花儿、锅烧猪蹄儿、炖吊子、烧肝尖儿、烧肥肠儿、烧心、烧肺、烧紫盖儿、烧连帖、烧宝盖儿、油炸肺、酱瓜丝儿、山鸡丁儿、拌海蜇、龙须菜、炝冬笋、玉兰片、烧鸳鸯、烧鱼头、烧槟子、烧百合、炸豆腐、炸面筋、炸软巾、糖熘烙儿、拔丝山药、糖焖莲子、酿山药、杏仁儿酪、小炒螃蟹、汆大甲、炒荤素儿、什锦葛仙米、鳎目鱼、八代鱼、海鲫鱼、黄花鱼、鲥鱼、带鱼、扒海参、扒燕窝、扒鸡腿儿、扒鸡块儿、扒肉、扒面筋、扒三样儿、油泼肉、酱泼肉、炒虾黄、熘蟹黄、炒子蟹、炸子蟹、佛手海参、炸烹儿、炒芡子米、奶汤、翅子汤、三丝汤、熏斑鸠、卤斑鸠、海白米、烩腰丁儿、火烧芡孤、炸鹿尾儿、焖鱼头、拌皮渣儿、汆肥肠儿、炸紫盖儿、鸡丝豆苗、十二台菜、汤羊、鹿肉、驼峰、鹿大哈、插根儿、炸花件儿、清拌粉皮儿、炝莴笋、烹芽韭、木樨菜、烹丁香、烹大肉、烹白肉、麻辣野鸡、烩酸蕾、烩脊髓、咸肉丝儿、素炝春不老、清焖莲子、酸黄菜、烧萝卜、脂油雪花儿菜、烩银耳、炒银枝儿、八宝榛子酱、黄玉锅子、白菜锅子、什锦锅子、汤圆锅子、菊花锅子、杂烩锅子、煮饽饽锅子、肉丁辣酱、炒肉丝、炒肉片儿、烩酸菜、烩白菜、烩豌豆、焖扁豆、汆毛豆、炒豇豆、外加腌不蓝丝儿!”哥哥,好吃吗? 
来福:我吃不下了,我藏点儿。 
旺财:别藏了!浪费,浪费,不要了,咱们有钱人吃完饭都要运动。 
来福:是吗? 
旺财:你知道这是一个什么东西吗? 
来福:不知道。 
旺财:这是一个跑步机。 
来福:跑步机。【开始跑步】弟弟、弟弟、弟弟、弟弟……全吐了,重吃。 
旺财:重吃!我哥哥吃的是:“蒸羊羔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、炉猪、炉鸭、酱鸡、腊肉、松花小肚儿、晾肉、香肠儿、什锦苏盘儿、熏鸡白肚儿、清蒸八宝猪。江米酿鸭子、罐儿野鸡、罐儿鹌鹑、卤什锦、卤子鹅、山鸡、兔脯、菜蟒、银鱼、清蒸哈什蚂、烩鸭腰儿、烩鸭条儿、清拌鸭丝儿、黄心管儿、焖白鳝、焖黄鳝、豆豉鲇鱼、锅烧鲇鱼、锅烧鲤鱼、抓炒鲤鱼、软炸里脊、软炸鸡、什锦套肠、麻酥油卷儿、炉猪寒鸦儿、熘鲜蘑、熘鱼脯、熘鱼肚、熘鱼片儿、醋溜肉片儿、烩三鲜、烩白蘑……”哥哥,吃的怎么样啊? 
来福:离我远点儿,别碰我啊,全在这儿了。【一个一个吐出来】蒸羊羔、蒸鹿尾儿。我吐的是:“蒸羊羔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……清拌鸭丝……羊酱鸭、板鸭、烤鸭。怎么全是鸭子啊,我想小鸭子了。 
旺财:哥哥,哥哥。 
来福:喝酒吧。 
旺财:祝你幸福。 
来福:哎哟,你长得可真够帅的! 
旺财:哥哥! 
【齐声】:就让生活幸福死我们吧。 
【门铃响。 
旺财:哥哥,出事了!快藏起来,哥哥,哥哥快起来,哥哥快起来,我主人回来了。哥哥,我主人回来了!哥哥,你是不是不知道,我是被收养的。哥哥你快藏起来吧,我主人看着你在这儿住,他恨我你知道吗,哥哥? 
来福:我知道了,一定是客人来了。 
旺财:不是客人。 
来福:弟弟接客。哎,来了!开门! 
【二狗被门撞到。 
旺财扮女主人:“噢,哈尼!不要再按门铃了,我丈夫今天晚上是不会回来的!” 
来福扮客人:“就在这儿来吧,我等不及了!” 
旺财扮女主人:“讨厌。我要去冲个凉水澡,你等着我吧。” 
来福扮客人:“这个娘们真骚啊!今天晚上一定加油,尽显男儿本色。加油!我吃点儿伟哥。【喝水】错了,错了,伟哥!这哪儿来的野狗啊,躲开!还敢咬我屁股。【踢狗,甩到墙上】又一只狗!咬就咬吧,每次还都咬同一边呀你!【踢到墙上】伟哥!” 
旺财扮女主人:“达令,快点儿!等不及了!大河向东流哇,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,嘿嘿嘿嘿参北斗哇,生死之交一碗酒哇,不分水天一碗酒哇,说走咱就走哇,你有我有全都有哇!嘿嘿嘿嘿全都有哇。嘿哎呀依儿优呀唉,嘿哎呀依儿优呀唉,嘿嘿嘿嘿哟!嘿嘿嘿嘿嘿嘿哟!嘿嘿!” 
旺财:哥哥。 
来福:哥你大爷,这是我们想要的生活吗? 
旺财:吃得好,穿得好。 
来福:我们不远千里来到这里,难道救过这种烂生活吗? 
旺财:我觉得一点儿都不烂呢? 
来福:你竟敢骗我!你说你有钱了,你发达了,你是被收养了。 
旺财:有什么区别吗? 
来福:你还跟这种烂人住在一起。哎呀,人这种动物还真是挺有趣的,他们每年只发情两次,每次都持续六个月,什么日子啊!我走了! 
旺财:你慢慢走吧,你出不了门,你也上不了街。 
来福:为什么呀? 
旺财:因为你没有“狗牌”啊。 
来福:什么是“狗牌”啊? 
旺财:相当于身份证。 
来福:在哪里呢? 
旺财:脖子上挂着呢,我的。 
来福:【按密码声】密密门门,密密密密门门。 
旺财:哥哥。 
来福:密码我已经改了,你回不去了。 
旺财:啊。 
来福:把它扔了! 
旺财:哥哥,假山,我的跑步机……哥哥。哥哥,你毁了我的幸福生活,哥哥,哥哥。 
来福:弟弟,快过来。是狗都离不开骨头,离开骨头就肯定不是狗,就算是这样,我还是要继续去追求我的理想。 
【音乐起,来福唱《花房姑娘》。 
第五场 
来福:我一个人坐在咖啡屋里,喝着一杯卡布奇诺,我感觉我的理想好像离我很近很近,又感觉它离我很远很远。总之在这个时候,在我的上头有一片浮云,幻化成“美好”两个字,久久不能散去。偶尔我也会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……我的弟弟他在哪里呢? 
旺财:自从我跟我的哥哥分别之后,他拿走了我的狗牌,我被投进了监狱。 
来福:第一天 
旺财:各位大哥,我叫旺财 
旺财扮其他客人:“旺你他旺,财你妈财。“ 
旺财:经过了一天的毒打,晚上我只能睡在尿桶的边上。 
来福:偶尔我也会觉得身体有些疼痛。第二天。 
旺财:第二天我要改变我的生活,给各位大哥打洗脚水。大哥,洗脚水来了,麻烦您洗脚吧。大哥怎么了?水太凉,我给您换热水。大哥,热水。大哥又怎么了?水太热,我给您换温水。大哥又怎么了?水太温了! 
来福:第三天。 
旺财:为了监狱的文化生活我给各位大哥唱了一首歌:“我不做大哥许多年,我不爱冰冷的床沿。”“床你妈床!”大哥不喜欢这首歌,我换一首《舞女泪》:“一步踏错终身错……”大哥为什么又打我啊?唱得太好了? 
来福:第四天。 
旺财:第四天是四哥被执行枪毙的日子。“四号出列!”“我还没活够啊!”“立正!咔咔。”“啊!”四哥就这样被吓死了。没想到的是我当上了四哥。 
来福:第五天。 
旺财:我当了四哥还不满足,我要向上爬,陷害三哥。塞根骨头。大哥大哥,三哥藏骨头不给你吃。啊!我明白!三哥就这样被我一脚踢死了,踢死三哥之后,我就当上了三哥! 
来福:第六天。 
旺财:第六天大哥的胃溃疡犯了,我给大哥揉一揉它的胃,二哥很着急,就问大哥:“大哥你死了之后,谁接你的班当大哥啊?”大哥捂着胃说:“这小子他妈顶我的胃(位),它顶我的胃(位)!”由于我顶了大哥的“胃”,所以我顶了大哥的“位”,我当上了大哥。 
来福:第七天,要说幸福的生活来得快,突然吓你一大跳,我现在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幸福生活之中,简直是衣来张口……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。我幸福得都已经语无伦次了……时光如梭,一天就过去了。 
旺财:第七天,监狱来新人了。 
旺财扮新人:各位大哥。 
旺财:说!犯什么罪进来的! 
旺财扮新人:大哥,我犯的是“坚强罪”。 
旺财:犯了“强奸罪”!还“坚强罪”!说说外面混的怎么样? 
旺财扮新人:大哥,我在外面混的不怎么样,混得好我就混不进来了。不过我认识一个叫莱德里可?库德里希?阿里克谢?马克西莫维奇?比什科夫?唐?美福的人,我估计他叫唐美福。 
旺财:屁!来福,哎呀,你认识他,说吧,他过得怎么样? 
旺财扮新人:大哥大哥,我说,它过的其实不怎么样,头一天它在一个咖啡屋里拿着一个“卡巴档奇诺”,刚想喝,结果被一堆服务员打折了一条腿。它拖着一条残废的腿来到了垃圾箱边上,刚吃垃圾,结果被一群猫挠成了半身不遂。就在这个时候它看见了一条新鲜的屎,还冒着烟儿,它刚想吃屎,结果被一群屎壳郎——桦!——给淹没了! 
旺财:当我听到来福的消息,我保持刚才那个姿势待了一天。 
【旺财张嘴大笑,保持不动。 
来福:第……第七天真是漫长啊。第八天还是没有到来啊。第八天其实早就到了,我没有心情开玩笑了。我现在过得挺惨啊,一无所有。我有一个朋友高尔基他说得对,“流氓不可怕,就怕流氓有文化”。不过没关系,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如果我在这个世界上活着,我就不能没有这份感情,我必须马上找我的弟弟。【腿瘸了】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都不能在我的弟弟面前丢脸。弟弟! 
旺财:过得怎么样啊,看不出来嘛!嗯? 
来福:我过得挺好的呀! 
旺财:天天喝卡布奇诺。 
来福:天天喝啊,我喝不了我还喂猫啊,弟弟。 
旺财:我过得也不错,在监狱里当大哥了。 
来福:是吗? 
旺财:嗯。 
来福:大哥?小弟。 
旺财:小弟? 
来福:你……你看谁是你小弟啊!看清楚了吗,看清楚我是谁了吗?我是你大哥!怎么这么多人啊,【发现旺财的众小弟虎视眈眈】没看见你们,我告诉你们我真是他大哥……我真是……干吗,干吗呀?干嘛呀?别打了,别打我了,干吗啊? 
【来福遭众痛殴,旺财含泪不语。 
旺财:妈妈的信。 
来福:【接过信,念信】“亲爱的旺财宝宝。” 
旺财:【跪下】妈妈。 
来福:“你的哥哥来福可能生活过得不如意,这个时候它依然还惦记着你,所以总有一天它会来找你,这个时候不管你是大哥还是小弟,你都是你来福哥哥的弟弟。快,快过来,舔你哥哥的脚,你求他!和他生活在一起,在这个世界只有 你们两个人才可以互相帮助。用力舔。”你干嘛呢你? 
旺财:求你跟我生活在一起。 
来福:蓝天 
旺财:蓝天。 
来福:大地 
旺财:大地 
来福:白云 
旺财:白云 
来福:小草 
旺财:小草 
来福:弟弟 
旺财:哥哥 
来福:弟弟 
旺财:哥哥,哥哥。 
来福:我想做你的狗 
旺财:我也想做你的狗。 
来福:我现在就想做你的狗。 
旺财:我现在就要做。 
来福:就要做。 
齐声:你的狗…… 
【音乐起,来福、旺财唱《NOW I WANNA BE YOUR DOG》。 
第六场 
来福:Ladies and ladies,2007年度CCTV、MTV、CHANNEL V“家有好狗儿,红楼中狗儿,超级畜生”选秀活动,进入最后的决赛阶段!!!进入决赛的有:刘德华! 
旺财:“给我一杯忘情水,换我一夜不流泪,所有真心真意,任他雨打风吹付出的爱收不回……” 
来福:腾格尔! 
旺财:“那就是我的家……” 
来福:宋祖英! 
旺财:“辣妹子辣,辣妹子辣,辣妹子辣妹子辣辣辣,辣妹子辣,辣妹子辣,辣妹子辣妹子辣辣辣!” 
来福:宋祖德! 
旺财:“我宋祖德这三个字说出来这么好笑吗,有什么可笑的,我请问你们笑什么,不要说你们在这里嘲笑,我告诉你们,就是张艺谋来了,我也要砍掉他的头,我要跟他一命抵一命,真的是这样子的……” 
来福:宋祖德先生,听说你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,今天要跟大家…… 
旺财:“是这样,就是我把我最宝贝的部分,送给张某……” 
来福:下面是进入最佳组合奖组合的选手,有花儿乐队。 
旺财:【故意含糊不清】“大家好,我们是来自北京的花儿乐队,我们给大家带来的歌曲的名字叫《嘻唰唰》,希望大家喜欢,谢谢。嘻唰唰,嘻唰唰,嘻唰唰,嘻唰唰,嘻唰唰……” 
来福:羽泉。 
旺财:“你最美,你比他美,美,鼓掌的都美……” 
来福:二手玫瑰! 
旺财:“大哥你玩儿摇滚,玩儿它有啥用啊……” 
来福:下面是同样进入决赛的选手来福和旺财的参赛作品——《雷雨》片段。 
【来福、旺财扮演话剧《雷雨》片段。、 
旺财扮周朴园:嗯,冲儿,嗯。 
来福扮周冲:爸爸,客都走了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都走了。唉,繁漪?你怎么下楼来了,病完全好了吗? 
来福扮繁漪:病本来就不是很重。回来以后身体还好吗? 
旺财扮周朴园:还好,冲儿。 
来福扮周冲:爸爸! 
旺财扮周朴园:你看你母亲的气色比以前怎么样? 
来福扮周冲:爸爸,母亲本来就没有什么病啊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别说,我不在的时候,你常来看你母亲的病吗?还有十分钟,我有一个客人,你们关于自己还有什么要说的? 
来福扮周平:父亲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嗯,噢,平儿。 
来福扮周平:父亲,我是有事情要跟你说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说,哎,踩了你弟弟的脚了。 
来福扮周平:父亲,我明天就想到矿上去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公司的事情都交代完了吗? 
来福扮周平:交代的差不多了。我想做点儿实在的事,不想看看就完事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苦的事情你做得了吗?要做就做到底,我教育出来的孩子,我是不愿意让别人说闲话的。 
来福扮周平:我……父亲,我最近在这儿待得很不舒服,我很想到内地乡下去走……去走走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平儿。 
来福扮周平:父亲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你可以先到矿上,具体做什么,等你到了,我可以再派人告诉你。 
来福扮周平:是的,父亲 
来福扮周冲:爸爸! 
旺财扮周朴园:嗯。 
来福扮周冲: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说 
来福扮周冲:我想把我学费的一部分拿出来给…… 
旺财扮周朴园:什么? 
来福扮周冲:我想把我学费的一部分拿出来给…… 
旺财扮周朴园:四凤! 
来福扮周冲:爸爸你都知道了? 
旺财扮周朴园:我知道什么呀,我叫四凤呢。四凤,四凤。 
来福扮四凤:老爷,四凤来了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叫你给太太煎的药,都煎好了吗? 
来福扮四凤:都煎好了。哎呀,全都洒了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去,倒了来! 
来福扮四凤:是,这就去。 
来福扮繁漪:刚才她给我倒来,我没有喝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没有喝?为什么? 
来福扮繁漪:我让四凤倒了,我让她倒的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四凤! 
来福扮四凤:老爷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药罐里还有药吗? 
来福扮四凤:老爷,药罐里还有那么一点儿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去,给太太送过去。 
来福扮四凤:是,这就去。 
来福扮周冲:爸爸爸爸,母亲她不想喝,你何必强迫呢? 
旺财扮周朴园:冲儿。我看,你同你的母亲都不知道自己的病在什么地方!繁漪,你把药喝了就会完全好的。 
来福扮繁漪:我喝不下去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来,喝了它。不要任性。 
来福扮繁漪:我……我晚上再喝还不行吗? 
旺财扮周朴园:来,当了母亲的,应该处处替孩子着想。就说你不爱惜自己的身子,也该为孩子们做一个服从的榜样。 
【来福坐在椅子上,抢着扮演周朴园。 
来福扮周朴园:冲儿,不要学我。 
旺财扮周冲:爸爸爸爸。 
来福扮周朴园:冲儿,我要你跪在你母亲的面前求你母亲喝。 
旺财扮周冲:【跪下】母亲,我求求你了,不然爸爸的气是不会消的。 
来福扮繁漪:我喝不下这种苦东西。 
来福扮周朴园:平儿,我要你跪在你母亲的面前求你母亲喝。跪下求你的母亲,跪下【突然改变主意】我去吧。 
【旺财抢过椅子,又扮演周朴园。 
旺财扮周朴园:跪下,我让你跪下,请你的母亲喝。 
来福扮周平:母亲,你就为了我喝一点儿吧,我求求…… 
来福扮繁漪:你躲开! 
来福扮周平:母亲。 
来福扮繁漪:我喝我喝,我现在就喝。 
旺财旁白:这个时候,在繁漪手里的一小碗药,已经不再是一小碗药了,而渐渐变成了一大缸子苦水,连同她的泪水一块儿吞了下去。 
来福扮繁漪:万恶的资本主义家庭啊! 
旺财旁白:大幕迟迟落下,观众席响起热烈、持久的掌声!! 
第七场 
【来福和旺财在喝闷酒】 
旺财:哥哥,他们把咱们给淘汰了。 
来福:他们说……说咱们演的狗屁不如。 
旺财:那我也觉得你是一个好演员。 
来福:【模仿四凤】是吗?! 
旺财:【模仿周朴园】那当然了!哥哥,咱么现在怎么办? 
来福:妈妈的信。【念信】“亲爱的旺财宝宝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 
旺财:什么意思啊? 
来福:我明白妈妈的意思,妈妈说的就是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”。 
旺财:我明白了。 
来福:你明白个屁,哪有青山啊?我们的家乡才有青山啊,妈妈的意思就是让咱们回乡下,回家。
旺财:回家。 
来福:跟我走。 
【模仿开摩托车。 
旺财:哎,哥哥,哥哥你让我照照镜子。哎,哥哥,哥哥你觉得我长得像不像希特勒? 
来福:我都不好意思说啊,我长得还想李亚鹏呢我。得了,回家吧。 
旺财:回家。 
来福:上摩托。弟弟,回乡下。 
旺财:回乡下。 
来福:回家的感觉还真不赖啊。弟弟,回家以后做点儿什么呀? 
旺财:种地。 
来福:你哪儿会种地啊? 
旺财:我要是会种地,牛不就都下岗了? 
来福:我想做历史老师。 
旺财:哥哥,你不懂历史啊。 
来福:他们也都不懂历史。哈哈,弟弟,空气是越来越新鲜了啊。哎呀,弟弟,我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。 
旺财:什么事? 
来福:我忘了给小鸭子买两盘韩剧回去了。 
旺财:那回城里给小鸭子买韩剧吧。 
来福:买什么韩剧啊,买什么韩剧啊?别降低我们乡下人的审美品质好不好啊!回乡下! 
旺财:回乡下! 
来福:弟弟,我又忘了一件重要的事,我们后院还藏着一块特大的骨头呢。 
旺财:那回城里把骨头挖出来吧,哥哥。 
来福:你再跟我提回城里,我跟你急啊! 
旺财:回乡下,回乡下。 
来福:回乡下? 
旺财:回乡下,回乡下,回乡下。 
来福:我要说回城里呢? 
旺财:那就回城里! 
来福:我要说回乡下呢? 
旺财:那就回乡下! 
来福:你怎么一点儿逐渐都没有啊!我就说回城里你怎么着吧,走!【又开始兴奋】你看,还是城里好啊!霓虹闪烁,俊男靓女,就这剩菜剩饭,都够咱们拿回去一顿挥霍了。你干嘛呢,你也看到上面的字了? 
旺财:俺不识字啊,哥哥。 
来福:“招聘保安”。 
旺财:招聘保安? 
来福:“月薪八百”啊。 
旺财:月薪八百? 
来福:“管吃管住”啊。 
旺财:管吃管住? 
来福:弟弟。 
旺财:哥哥。 
齐声:就让我们去当保安吧。 
【音乐起,收光。 
第八场 
来福:哎呀,兴奋不已啊,经过我们艰难的努力,我们终于当上了一名人民保安,敬礼! 
旺财:敬礼。哎,哥哥,你看咱们小区里的人怎么真么多啊,“有市农工商,五行八作,僧俗两道回汉两教,也有街市里走的人,有推车的,担担的,居官的,为宦的,买面买面的,卖烧饼油条,卖茶叶鸡蛋的……” 
来福:【冲访客大声吆喝】哎哎,干嘛呢?以为这是自由市场啊,想进就进,想出就出啊。弟弟,都快给我轰出去! 
旺财:出去出去,出去!出去了,哥哥。 
来福:还有那个倒车的! 
旺财:来,你往后倒,倒,向上,对,轮往左,打死了,倒倒到。 
来福:哎呀! 
旺财:撞了。 
来福:这是你的车位吗?你就倒,滚蛋! 
旺财:哎,这位先生,这么晚才回来?我把包给你拎到楼上去。 
来福:哎哎,说你呢!装什么大尾巴狼啊你!你买得起楼,你雇不起小工啊?我们保安这么辛苦,每天还得帮你背包,你什么素质啊你! 
旺财:哎哎,这位小姐,这么晚还出门啊,我给你叫车。 
来福:小姐!叫车?你起床吧你!十八岁就住十八楼,你前天开“雪铁龙”,昨天开“路虎”,你今天又开“捷豹”,你“龙虎豹”啊你!弟弟,跑一圈! 
旺财:啊。 
来福:你跑一圈。 
旺财:哎,哎。 
来福: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绚丽多彩的小区。这边,图书馆藏书无数,你可以一边看书,一边喝着咖啡,还可以偷看对面的美女。对面,游泳池装修得非常豪华,温泉,搓澡…… 
旺财:哥哥,哥哥,我怎么什么都没看见啊。 
来福:效果图上是这么画的。弟弟,这边是大超市啊,有好几层啊。 
旺财:哥哥哥哥,这些是不是就是“二期工程”啊? 
来福:这些都是“无期工程”! 
旺财:哥哥,那他们不怕业主造反吗? 
来福:弟弟,老板给我们月薪八百,管吃管住,让我们来啊——敬礼!就是为了让我们“镇压民愤”啊! 
旺财:我明白了,哥哥,咱们只为老板负责,不对业主负责。 
来福:你又进步了。哟,奖励一朵小红花!你看眼前的那座十八层高的大楼,就是我们的主楼啊!
旺财:哥哥,只有十五层。 
来福:地下还有三层呢。弟弟你看啊,那地下三层,简称B3层。 
旺财:B3 
来福:这里住了很多的“瘪三”。 
旺财:瘪三。 
来福:不要笑,不要笑。弟弟不要笑,我们就住在这里!弟弟再往上看,来到了地下二层,这简称B2层。 
旺财:B2 
来福:这里住了很多的“二逼”。 
旺财:二逼我知道,二逼就这样。 
来福:弟弟,你那是傻逼。笑什么笑,你们明白我说的意思吗?我说的“二逼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二逼”,他是哲学思想上的“二逼”,是社会理念上的“二逼”,是精神层面的“二逼”。 
旺财:哥哥,他们具体的表现形式有哪些啊? 
来福:他们没事就烧烧房子,嘭,点点汽车。 
旺财:点汽车。 
来福:飞飞大麻。 
旺财:飞大麻,哥哥,我知道了,他们是“玩摇滚”的。 
来福:对!向摇滚界致敬!再往上看,来到了地下一层。 
旺财:地下一层。 
来福:这里简称为B1层。 
旺财:B1层。哥哥, 这一层不一样,你看连灯光都是粉红色的。 
来福:你说的也没错,这里有很多粉红色的回忆。“来客人了!” 
旺财:“哟,陈爷,您今天怎么这么闲在,跑到我们这儿玩来了。” 
来福:“又是你小子当班啊。” 
旺财:“嗯。” 
来福:“哎呀,我拍完了戏,钱都扔你们这儿了,你好意思说吗你?” 
旺财:“哎哟,陈爷您都第十八代导演了,您还在乎这点儿钱吗?” 
来福:“老百姓看完了我的作品,都骂我祖宗十八代,我当然是第十八代导演了!” 
旺财:“陈爷,今儿咱玩什么呀?” 
来福:“老规矩,詹姆斯?翠芬。” 
旺财:“真不巧啊,嫁到美国去了。” 
来福:“没点儿新鲜的了?” 
旺财:“有啊,前两天来一姑娘倒是不错,结果这姑娘有点儿不大地道,偷拍跟客人上床,尤其跟你们这样导演的录像,都弄成视频发网上去了,结果娘儿们他妈就火大了!” 
来福:“我就想玩她啊,她很火啊,我就玩她,今儿我就玩她!” 
旺财:【模仿宋祖德】“你玩什么玩呀,你有什么资格玩她?我告诉你,你根本火不得了的?你知道像我跟他什么关系。告诉你,你不要当众侮辱我们两个的感情,如果你当众侮辱我们两个的感情,我要当众拉你的胸罩带了。” 
来福:不要开玩笑。你说的这个人他很有娱乐精神,他娱乐娱乐圈啊。今天我就玩她了。别忘给我开发票。 
旺财:忘不了。开什么? 
来福:办公用品啊。弟弟。 
旺财:哎,哥哥 
来福:再往上看。 
旺财:哥哥,不能再看了,肚子突然疼,哎呀哥哥,疼得不行了。 
来福:能病啊?病不起啊。没事,弟弟,我带你去正规医院!【出门迈步】正规医院到!这儿有一个床,你先躺着,弟弟。大夫,我弟弟不舒服,你给他看看。弟弟,大夫来了,你“强奸”^【改口】你坚强一点儿。 
旺财:大夫,大夫,大夫。 
【来福面向观众。 
来福:为了方便观众的欣赏,此时床立了起来。 
【来福扮演医生。 
来福:哪儿不舒服啊? 
旺财:肚子疼。 
来福:别动。小毛病,阑尾发炎,割了就不疼了。割不割啊? 
旺财:割。 
来福:既然你选择了这个手术,我就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手术的价位。有两个价位,一个是八百八,还有一个八千八百八,请问你选择哪一个价位? 
旺财:连傻B都知道要选择八百八。 
来福:这位先生,看来你是大于等于傻B。既然你选择了这个便宜价位,那么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,手术刀一拿,新鲜的。 
旺财:哎,咱们不打麻药吗? 
来福:八百八十元这个价位不包括麻药。 
旺财:我打麻药。 
来福:你怎么不早说,打麻药需要加两千块钱的。 
旺财:加,加。两千八百八。 
来福:把肚子打开。你平时吃的都是些什么啊?自己托着点儿,别掉下来。不要动,流血了!止不止血啊? 
旺财:止。 
来福:止血。止血是要加两千块钱的。 
旺财:不止了了。 
来福:噢,不止了。 
【大夫拿掉止血棉,血浆四溅。 
旺财:止,止。 
来福:放松,放松。现在是四千八百八,请问你缝不缝上啊? 
旺财:缝! 
来福:缝上还是要加两千块钱的。 
旺财:六千八百八。 
来福:为了卫生,你自个儿咬一下。 
【来福将缝线咬断。 
来福:好了你可以走了。 
旺财:大夫,我走不了啊,我肚子还疼呢! 
来福:那是肯定的,止血钳子还在你肚子里呢,取不取出来啊? 
旺财:取啊。 
来福:傻B也能猜到,再加两千块钱。 
旺财:我已经小于等于傻B。 
来福:你太诚实了,现在是八千八百八。别动,别动啊,麻药劲还没过来。一个钳子取出来了,请问你这阑尾到底割不割啊? 
旺财:你刚才割的是什么呀? 
来福:刚才割的是小肠?着什么急着什么急啊,这点儿事在我们医学界根本不算什么,免费给你割不就完了嘛。阑尾割掉,止血,缝上。我还送给你一个“咬“呢! 
来福:弟弟。 
旺财:哥哥,八千八百八,连小肠带阑尾全给割了。 
来福:这是什么世界! 
旺财:什么世界! 
来福:报复这个世界。 
旺财:报复世界,报复世界。 
来福:我们装海盗吧。 
旺财:装海盗。 
来福:打劫银行。 
旺财:打劫银行。 
来福:手枪。 
旺财:手枪。 
来福:子弹。 
旺财:子弹。 
来福:子弹夹。 
旺财:子弹夹。 
来福:冲锋枪。 
旺财:冲锋枪。 
来福:火箭筒。 
旺财:火箭筒。 
来福:飞机。 
旺财:飞机。 
来福:大炮。 
旺财:大炮。 
来福:航空母舰。 
旺财:航空母舰。 
来福:丝袜。 
旺财:丝袜? 
来福:打劫银行! 
【来福、旺财冲进银行。 
旺财:别动啊!抢劫银行的!别动,说你呢,哎,别动! 
【旺财扮另一抢劫银行的。 
旺财:哎!这小子,你没事吧,没事挤什么玩意儿挤。 
来福:真可笑啊,看清楚点儿啊,“专业抢银行”的。 
旺财:你不睁开你的眼睛看看,排队的全都是他妈“专业抢银行”的。小样儿,你的手举起来,头一次抢银行吧? 
来福:头一次怎么了? 
旺财:以前没有从事过这个职业? 
来福:没有从事过怎么了? 
旺财:不懂得这个职业的规矩吗? 
来福:你说说,我听听。 
旺财:那边领号去! 
来福:大哥。 
旺财:早么着? 
来福:哎,你多少号啊? 
旺财:4999号。 
来福:我这7000多号得排到什么时候去啊? 
旺财:小伙子别着急,瞅着前面那七十岁的老头没有? 
来福:就那个白点啊。 
旺财:三十岁就在这儿排了。 
来福:什么世界!我要报复这个世界。 
旺财:报复世界。 
来福:我……我……什么人?拿棍子干嘛的?我是这个小区的…… 
旺财:你干嘛? 
来福:弟弟你撑住啊,我叫人去。 
旺财:我撑住。叫人去。 
【突然灯暗。人声犬吠交错,一片混乱。 
旺财:【扮医生状】通知通知,紧急通知。人类社会的同胞们,和谐社区的战士们,近日有两只丧家狗,严重且非常严重地影响、干扰以及祸害国家人民群众的生活、学习、娱乐、工作、心理健康以及身体健康,他们潜入无辜老百姓家大吃大喝,使百姓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创伤,并多次从监狱中逃脱,严重妨碍了司法公正。他们竟然蒙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雪亮的眼睛,竟然冒充社区公安,在职期间以滑稽模仿的形式,宣泄心中不满的畸形心态。他们被匿名信举报后,遭社区开出,居然逃窜至剧场进行表演。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团结奋战积极举报下,终于将目标锁定在绰号为旺财和莱德里可?库德里希?阿里克谢?马克西莫维奇?比什科夫?唐?美福,简称来福的两只丧家狗身上,现正式判处这两只丧家狗棒刑,立即执行。当胜利的捷报传来,大家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北京铁路职工子弟23小学的齐努力小朋友高兴地说:看,我们的生活是多么美好——啊! 
【收光,音乐起。 
第九场 
旺财:哥哥,我让人们用棒子打得都快站不起来了。 
来福:弟弟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都要像我一样挺直了腰板。 
旺财:哎呀,哥哥,我明白了,哥哥你没事吧? 
来福:你别碰我。 
旺财:“在大海深蓝色的迷雾里,一只孤孤的帆儿闪着白光,它在行驶着,在那遥远的彼岸,它抛下了什么。海风呼啸,桅杆拱不起了腰,发出嗒嗒的声响,它不是在寻找幸福,也不是在躲避幸福,在它的下面是澄清的碧色的水流,在它的上面是金黄色的太阳。” 
来福: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。我们走。 
旺财:走。 
来福:弟弟。 
旺财:哥哥。 
来福:妈妈说得对啊,城市本来就不是我们的家,这里不适合我们生存,只有乡下才是我们真正的家。我有点儿想家了,我们回家吧。 
来福:准备好了吗? 
旺财:好了。 
来福:好,那就让我们一起回乡下! 
【音乐起,二人假装弹奏音乐。 
齐声:【唱】啦啦啦啦,我无法跟上,在附近的床,我创造了,一个形象,我还会再造,一个潜隐体,在大海底下,随浪起伏。他接管城市,潜入意识,他像大海般,冲刷镜子,我看到轻柔,光波的放射,会说话的人,在意识中一闪。它就在那儿,但不是我的,走自己的路,是另一种形式,生存的理由,无穷的答案,分割的意识,残缺的词。这就是作品,我们都知道,让旗帜飘扬,在空中开放…… 
旺财:哥哥! 
来福:弟弟!就让我们一路乞讨着回去吧! 
【二人进观众席乞讨。 
来福:弟弟,喂,弟弟,加油啊。 
旺财:哥哥,哥……哥。 
来福:人生有很多条路可以选择,走哪条路真的很重要啊。 
旺财:哥哥,你没事吧哥哥?哥哥你怎么……哎,哥哥,哥哥,哥哥你怎么了,啊? 
来福:弟弟,我感觉……我感觉……大地向我扑来。 
旺财:啊,哥哥,哥哥,哥哥你没事吧?【扇来福一巴掌】哎呀哥哥,我在急救呀。哥哥你怎么了?哥哥你怎么了? 
来福:我饿。 
旺财:饿?你想吃什么? 
来福:喝牛奶。 
旺财:牛奶。 
来福:去给我找牛奶去,找不着别回来。 
旺财:哥哥你等着我给你找牛奶,你在这儿等着我哥哥。 
来福:牛奶,牛奶。这么痒啊,痒死我了。哪儿来的蚂蚁啊?怎么这么多蚂蚁啊,躲开,痒死我了。给!都给你!痒死我了,哎呀!我知道它们干什么来了,它们是来吃我的。你们不知道我为什么把我弟弟支走,其实我早就不想活了。一只有理想、有抱负、有追求的狗,我现在还活着有什么用,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,我干脆死了算了!!小蚂蚁,哎呀,吃饱啊,慢慢吃。傻不傻啊你,这儿哪有肉啊,来吃这儿。吃这儿呀,这儿多嫩呀对不对,来来来,吃,你们吃这儿呀,这儿有营养。别吃了,让你们吃你们就吃啊,等我死了你们慢慢吃。【发现一支手枪】手枪,手枪,这个来得快,一枪毙命。我打心脏,我的心脏真大呀。我怎么哪儿都是心脏呀。我打头啊,万恶之首,对,就打头。再见,我的家乡,再见了,小鸭子。再见了,我的弟弟,我的理想,这个世界!有子弹没有?一颗子弹,一二三四五。有五次机会。我今天就死这儿了。我死……以为我胆小是吧?吓唬人是不是?啊?我怕死,嗯?我能怕死!死。呀!!!【开空枪】这颗怎么不是呀,吓死我了。胆儿怎么这么小啊,嗯?怕死,嗯?怕死,死都不敢死,还有脸活着吗,嗯?反正就四次机会对不对,就四次机会。【对蚂蚁】着什么急呀!跟你们说了着什么急呀,等我死了以后你们慢慢吃。【对蚂蚁放四次空枪】天妒英才呀! 
来福:【挖坟】哪儿能就这么死呀。这么有才华,死了以后都没人知道,多可悲的一件事呀。给自己挖个坟,再种点儿绿色植物,种点儿萝卜,再种点儿打从,种点儿椰子,种大麻。就死这儿,痛苦,把枪拿过来往这一打。“砰”,啊……【模仿自己死的过程】就这么死! 
旺财:哥哥,牛奶。 
来福:死,死,我死,死,“砰”。 
【枪响,没有被击中。模仿自己死的过程。 
旺财:啊。哥哥,你饿晕了吧哥哥。喝牛奶吧,哥哥,慢点儿,别着急。哎,哥哥。 
来福:【以为自己死了】天堂真是美好啊,空气新鲜,就连牛奶也是如此的鲜美。这个送牛奶的小伙子好像我的弟弟呀。 
旺财:哥哥,你坐一会儿。 
来福:好心人,谢谢你啊,你可以走开了。你的“翅膀”拿去洗了?你老看着我干什么呀?你看着我干什么呀,我上边的“圈”不正吗?离远些离远些。 
旺财:我的哥哥精神分裂啦。 
来福:弟弟,弟弟。我们狗各一方,互相思念。不不不,弟弟,你不要思念我,我没有给你带来幸福的生活。我不配做你的哥哥,你把我忘了吧。就让我在这儿静静地思念你,静静地反省我自己吧。 
旺财:哥哥,妈妈的信。 
来福:妈妈的信。【念信】“亲爱的旺财宝宝,你在那个角落已经哭了很久很久,妈妈没有过去安慰你。再多的亲吻和拥抱都是无济于事的,你必须自己学会平静下来。妈妈知道,你面临的痛苦和风雨,这个时候我不得不告诉你,这只是刚刚开始啊。后面还有更多、更多艰难的时刻在等着你。亲爱的,去吧,去和你的哥哥站在一起呀,去面对这个世界给你们带来的一切。快乐、痛苦,去享受,最终战胜它,因为胜利还是一个奇迹。向没有经历过奇迹的人去解释它,就如同向一只没有吃过骨头的狗,说骨头两个字。生命确实是一个奇迹,亲爱的旺财宝宝,让妈妈看到这个奇迹在你的身上发生吧。还记得妈妈给你讲过的那个关于黄色潜水艇的故事吗?你看,那是一座载满了幸福和快乐的潜水艇,我们都生活在上面,去吧。和你的哥哥一起登上那潜水艇,让它带你们去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,无忧无虑、自由自在、充满希望地生活,用你们的歌声去歌唱你们的生命吧。” 
【音乐起,演唱《黄色潜水艇》+《NOW I WANNA BE YOUR DOG》。 
剧终 




学校概况| 课程特色| 师资亮点| 联系我们|
地址:郑州市文化路与任砦北街交叉口东北角联盛大厦10层 咨询电话:0371-86090693 18530905062 QQ:1156668784
技术支持:港湾有巢